Page 2 of 2

二十岁的第一天

二十岁生日的这一天,对人们来说应该是一个告别少年身份的日子。不过对于一个仍在校园里的学生,这一天的之前与之后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不同。但我要说,没有不同是一种幸运。这意味着我们仍可以继续仅专注于学习和提高自己,而不是去面对某些更沉重的东西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还有八分钟二十岁

刚刚知道了一个非常棒的概念——专家盲点(expert blind spot),意思是对一个事物知道的越多,就越发不记得“不知道这个事”时的情形。无视专家这两个字,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,所以我们都需要注意这个情况的存在。

手机摄影

关于用手机记录生活这个话题,我写了一篇简短的反思。在这篇文章里我写的更多是一些关于观念的反思和对“如何持续的提升自己”这个问题的一些想法。但并不打算讨论任何技术性的问题(你看我似乎也没那水平)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RSA算法与其背后的数学原理

在讨论RSA算法之前,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密码学的历史。

密码学的漫长历史可以追溯到两千年前的尤利乌斯 · 恺撒时代。当时,凯撒和他的军官们通过密钥为三的加法替换密码进行通信,这便是著名的凯撒密码。从那之后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这两千年来,所有的加密通信其实都和凯撒密码一样基于一个密钥系统,我们称之为对称密钥系统。也就是说,通信双方在加密和解密时使用同一个密钥,或是使用两个可以简单地相互推算的密钥。这样做的前提是在安全通信建立前需要交换密钥(例如:两个罗马百夫长在澡堂碰头然后约定密码什么的)。

虽然现代社会仍然广泛使用对称加密,不过这种加密模式也是有缺点的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“在面对强迫症的念头时,最好的办法是承认不完美的客观存在。”

在GCP上搭建WordPress的过程备忘

写在前面:当初写这篇文章的初衷仅仅是为了备忘,但最近这篇文章的 Google 排名莫名其妙上升了好多,作为一个学生实在没有精力维护这篇备忘的时效性,我已经尽可能的排除了错误,假如随着时间推移出现什么变化的话,希望大家可以去找一些更优秀的教程,在这里先说一声抱歉,另外预祝大家建站成功。(2018 年 11 月 13 日)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平常生活在人群里,习惯了后所有人在我眼里都只是意味着不同的身份而已。只有到了医院这种地方,我才能重新意识到这些身份的生物本质,意识到这些身份的外表下还隐藏着脆弱的五脏六腑血液骨骼。

一些幻想(零)

最近一段时间,我心里出现了一个很“危险”的想法。确切地说,在我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我手里的时候,这个想法便紧随着浮现。只不过一直由于我的犹疑踟蹰,这个想法像个种子一样一直埋在我心里没有发芽罢了。但是随着对本专业学习的不断深入和对这个行业的一些了解,以及我心里越来越清晰的未来目标,这个想法开始不可避免地占据我的大脑。大学时间就这么多,我得有个决定了。

嗯,我毕业后不想干道路桥梁这一行了。

Continue reading →

hello, world

在程序员眼里,hello world 是一切的开始。当这篇文章的标题再合适不过了。

建立博客这个想法的萌芽,起始于我最近发现的一些极其优秀的人所建立的个人博客。我的内心自然而然地仰望他们的光芒,同时也眼红他们能拥有一方独有的网络空间,拥有自己独有的舞台。听说过他们的人会渐渐地汇聚进来,了解他们,鼓励他们。而对他们个人而言,他们有了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小房间,他们可以专研学术,偶尔聊聊情怀,同时也可以和喜欢他们的读者成为朋友,共同成长。

这难道不是一件很 cool 的事情吗?

于是我摸索着建立了这个稚嫩的博客,算是有了自己在互联网里一方独有的栖身之处。不过我可还远远算不上一个优秀的人,这个博客建立的初衷也并没有多么宏大(可能只是年纪轻想追求一下特立独行)但这个博客与我的未来的模样谁又知道呢。我仅仅埋下一颗种子,但它可能将来大树参天。